【行走白鹤滩】匠心雕琢世界最大“地下宫殿”

文章来源:水电七局
作者:黄 琪 王文宇
发布时间:2020-12-28

金沙江,发源于青藏高原,怀揣雪域圣洁,夹杂金色沙砾,蕴藏巨大能量,奔腾于千山万壑之间,呼啸南下,撞进横断山大峡谷,划界川滇,一座世界级水电工程拔地而起。

它就是由中国电建全过程勘测设计、施工建设的白鹤滩水电站,装机规模全球在建最大、综合建设技术难度世界第一。是中国水电建设高速发展的代表之作,集中国水电建设经验于大成的巅峰之作,是中国仅次于三峡水电站的第二大水电站,是世界在建最大的水电站。

地下厂房是水电站的“心脏”。作为世界在建最大地下厂房,白鹤滩就拥有一颗比三峡还要大的“大心脏”:长453米、高88.7、宽34米,足足可以装进数栋30层楼高的摩天大厦。

33岁陈强坦,中国电建水电七局白鹤滩施工局土建队一队队长,也是这颗“大心脏”的建设者之一。在这个号称是最具《流浪地球》即视感的地方,陈强坦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。亲眼看着厂房一天天的变化。厂房灯火通明,昼夜难分,当他每次下班出洞,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左岸地下厂房建设规模位居全球第一,综合建设难度世所罕见:洞室开挖总里程64公里,229条隧道千折百回,犹如一组组密密麻麻,纵横交错的电力线圈,分布在大坝两侧,数不清、理还乱,左岸厂房最大水平埋深1050米,垂直埋深330米,空间大小相当于1.5个“水立方”体育馆大小。

如何确保庞大如宫殿的洞室群同时施工,在千折百回中精准就位、互不干扰?如何保证施工人员安全,在大跨度开挖中不产生坍塌,坚若磐石?如何在松软多层的大“蛋糕”下,挖出密密麻麻的小洞,保证整体不变形?这一切,无疑肯定了白鹤滩是“中国乃至全球综合建设难度最高的水电工程”。

千难万难,难不倒中国电建人。作为这颗“大心脏”的建设者之一,陈强坦坦言“能在有生之年遇上世界之最,我们是新时代最幸运的水电建设者。”

2014年,中国电建水电七局承建的世界最大地下厂房“爆刻”亮剑。

“一个孔都不放过,每一炮、每一仓都必须精品,罚款、返工难受!白鹤滩真的是极品中的极品,确实不一样!”在左岸地厂岩锚梁开挖时,岩锚梁层三区六序个性化开挖方案,从测量放点到钻孔装药,层层细致,环环紧扣,实现全线一次性成型精品效果,陈强坦也养成了每天凌晨三点醒来,到厂房转一圈的习惯。

开挖两年以来,左岸地厂洞室开挖体型完整率96%以上,半孔率95%以上,土建工程合格率100%,优良率96.9%,金结工程合格率100%,优良率100%,远超国家标准和投标承诺,均达到精品典范水准。

左岸地厂开挖支护过程中,还有一个“重头戏”,就是建成后将承担两台1300多吨大型桥运行工作的厂房岩锚梁。岩锚梁自身的特殊性,对于浇筑要求特别高,如果采用传统工艺,需要搭设大量高排架及使用大型模板,施工质量可控性差,还存在极高安全风险。

陈强坦充分发挥常驻一线经验优势,在地下厂房母线洞浇筑中,率先采用“维萨模板+明缝条”免装修混凝土施工工艺。与同事一道提出“新型液压自行式岩锚梁混凝土浇筑台车”设备研发,攻克实际难题。通过新型液压自行式岩壁吊车梁浇筑钢模台车及其成套施工工艺,成功攻克模板接缝错台、漏浆等质量顽症,浇筑质量大幅提升。

钢模台车采取轨道自我行进,无需频繁拆卸,施工现场干净整洁,安全可控。浇筑完成的岩壁吊车梁,镜面般光滑,浑然一体,平均体型偏差在8毫米以内,偏差率在4个一元硬币厚度,承载着两台1300吨桥机安全运行,经电建集团鉴定达“国际领先水平”,并在国内同类工程中被广泛推荐应用。

在他们的“精心呵护”下,左岸地下厂房施工质量优秀、安全风险受控、文明施工规范均达到精品工程要求,2019年全年迎接各级领导和专家检查达到180余次,电建实力得到多方认可。

一路走来,以陈强坦为代表的电建人立足左岸地下厂房施工管理实践,先后斩获17项科研成果,34项专利、4部工法、18个QC成果,20余项省部级、集团级和公司级科技奖项,承载着大山的期盼和新时代水电人的梦想!

八年时光,呼啸而过,电建人坚守与江河的约定,经历高山峡谷出平湖华丽蜕变。曾经让人望而生畏的巨大山体,如今打上“中国电建”烙印,成为新时代“愚公移山”壮举,见证建设者们荣光。

2020年国庆期间,左岸地下厂房全线浇筑封顶,喜讯从《新闻联播》飞入寻常百姓家,陈强坦落下喜悦的泪。

2021年7月,白鹤滩水电站将迎来首批机组发电,向建党100周年献礼。和所有人一样,他充满期待。